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过去两年印度野生虎数量减少237只

过去两年印度野生虎数量减少237只

2019-02-19 13:09:25 CC生活网 孔慧

“闻所未闻,依老夫来看,不如……”造书阁与瑶池交好,这位名宿此刻却也忍不住担忧,想要瑶池除掉这只小兽。“想当年老夫欲将你纳为小妾,你却百般推脱,推说自己有痼疾在身,等好了之后,才能同老夫共度良宵。可今时此刻,老夫观你病气已然祛其十之八九。你可要履行以前的承诺,正是此刻。” 苍老的声音随即变得高亢响亮,连续的大笑响彻整个山林。“有师兄出马,一定没有问题的!”那个弟子喜出望外的说道。

远远看去,此时的石暴在玄冰的包裹之下,竟是呈现出一个大个冰蛋的形状。阳光灿烂之中,树木掩映之下,小岛上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一种生机盎然的秀美景色。

  企业迎难上 还要扶一把(政策解读?让民营企业安心谋发展①)

  民营企业在稳增长、促创新、增就业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近年来各地各部门出台政策措施,积极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壮大,成效显著。一些民营企业在经营发展中面临困难和问题,一方面,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企业自身在调整中需要逐步适应;另一方面,相关支持政策执行中有待落实落细。

  这些发展中的困难、前进中的问题、成长中的烦恼,还要在发展中得到解决。本版今起推出系列报道,倾听民营企业心声,关注各地各部门政策措施落地,以期促进民营企业迸发更大活力。

  DD编 者

  核心阅读

  追求过度规模经济,热衷“铺摊子”,缘于对市场环境的误判,盲目“上规模”……不少民营企业经历“产能焦虑”等问题。专家建议,企业做强比做大更重要;企业练好内功的同时,政府机构和银行应强化市场化法治化思维,不断为民营企业营造更好发展环境。

  铺摊子、上规模,一些民营企业为求发展速度“拔苗助长”

  “1亿体量硬吞了5亿规模的企业,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几年前的一次并购,让长春合心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天伟心有余悸。

  为抢占市场,拓展公司业务和客户网络,2015年合心机械大胆出击,收购德国百年名企GRG。“尽管千方百计节约开支、筹措资金,资金还是不够充足。”胡天伟坦言,为把技术转化为应用,并购后又上马了一些不能立竿见影的项目,导致公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吃不消。

  这场典型的“以小吃大”缘自“速度焦虑”。经历了“惊险的一跃”,胡天伟感慨:“发展的步子得迈大,但更要迈得实,一步一个脚印走得稳。”

  追求过度规模经济,有些企业对自身实力估量不足,热衷“铺摊子”;有些则缘于对市场环境的误判,盲目“上规模”。

  巨石集团也曾有过“产能焦虑”:2008年以前,在全球经济运行火爆的形势下,企业砸下重金,扩建玻璃纤维生产线,然而不久,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玻纤市场需求断崖式下跌,一年亏损9000多万元,企业资金链一度可能断裂。

  “原材料工业产品可替代性低,一旦需求紧张,累积效应便会增加,很容易盲目扩张产能。”集团副总裁杨国明有些无奈。

  一场“高烧”过后,企业孕育出了稳健的“抗体”。“通过建立各种渠道跟客户频繁沟通,我们目前基本能做到‘春江水暖鸭先知’,公司经营更趋稳定。”杨国明说。

  转型升级中,产品质量意识不强、人才支撑不足等有待解决

  当前,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面对转型升级中出现的新变化,解决“人”的问题成为不少企业的更大呼声。

  “产品达到高端水准后,一线员工的质量意识会对产品质量造成较大影响。”海天塑机集团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公司曾为某下游企业小批量定制生产注塑机,产品验收时发现上百处问题,经过攻坚克难,缺陷降至合理区间。可当大批量生产同类产品时,质量还是出现大幅下降。

  “企业正在加速推进机器化生产,但当产品定制化成为一种发展趋势,人的因素仍难以避免,培养员工的工匠精神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企业负责人说。

  还有不少民企为人才难找、人力资源供给不足而犯愁。

  “当前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迅速,但人才比较稀缺,一方面行业内人才储备和积累不足,另一方面也少有院校对口培养和输送。”舜宇光学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认为,如果不能持续引进专业人才充实企业,很难长期保持领先地位。

  “当前不少炼化企业面临着艰巨的转型任务,但人才、人员的流失,使企业转型十分艰难,未来缺乏后劲。”盘锦北方沥青燃料公司总经理龚鹏慨叹。

  在一线城市设立子公司“筑巢引凤”、成立研究院培养人才、实行股权激励招引人才……为了拴心留人、引才引智,许多民企开动脑筋、主动出击,一些技术人才得以回流、稳定,但整体来看,人才支撑不足仍困扰着企业的转型升级。

  投资策略、核心竞争力至关重要,提高智能化水平和人才待遇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明显上升,下行压力有所加大,企业经营困难增多。这些都是前进中必然遇到的问题。要保持定力,增强信心,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情。

  比如,民营企业如何避免陷入过度追求规模扩张的陷阱?“投资需要有清晰的战略指导,如果无法形成有良好回报的优质资产,再大的投入也无济于事。”中国企业联合会首席研究员缪荣分析,经济快速发展阶段,许多企业往往进行缺乏理性的机会性决策。业务决策层面,缺乏对行业发展规律和业务组合的深度理解,从而实现业务之间的协同和风险对冲,一旦宏观环境发生变化,很容易引发危机叠加。

  “大部分出现生存危机的企业都是因为现金流中断,因而积极稳健的财务和投资策略对民企发展至关重要。”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刘刚认为,在市场环境快速变化的当下,企业应当更多考虑弹性精专,以核心竞争力或业务专长展开经营活动。“从某种程度上,企业做强比做大更重要。”

  此外,高水平人力资本短缺的条件下如何实现高质量产品制造?“一方面要着力提升装备智能化水平,另一方面要给高水平人才高待遇。”刘刚认为,首先可以通过培养多技能工人和团队作业,提高产品质量和效率;其次,生产设备和生产线也应与员工团队的工作方式相匹配;此外,企业也可尝试实施终生雇用、年功序列制和面对面竞争制度来提升员工忠诚度,从而持续提升企业竞争力。

  同时,民营企业正视自身缺陷,练好内功的同时,还需要各地各部门扶一把。“有些地方政府和银行为求短期利益,对民企盲目扩大产能推波助澜。”缪荣指出,政府机构和银行应强化市场化法治化思维,不断为民营企业营造更好发展环境,帮助民营企业解决发展中的困难,但坚决不越位。

  “民企吸引人才的关键,在于让人才与产业形成良性互动,让供给与需求互相匹配。”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工业研究室主任付保宗建议,对现有人才的培养、使用和激励要大胆变革,让人才与企业技术需求对接起来,同时各地招引人才应以企业诉求为出发点,着力解决好户籍、教育、家属随迁等关键共性问题,为人才流动创造条件。

“带着他滚吧,下次再来我就不客气了!”燕赤陵喘着气说道。石暴看着手中之物,不仅一怔。

  先给观众看特效,再慢慢培育市场

  “中国科幻电影元年”来了吗?科学家、科幻作家、科幻创作研究者展开跨界对话:

  《流浪地球》火了。它的火爆,让很多人笃定,呼唤了多年的“中国科幻电影元年”,这次真的来了,科幻圈人士对此怎么看?南方日报特邀科学家、科幻作家、科幻创作研究者,展开了一场跨界对话。

  本期嘉宾

  李 淼:物理学家,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

  林天强: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科幻创作研究者

  孙俊杰:科幻作家

  拍科幻片缺的是信心吗

  南方日报:国产科幻电影IP炒了几年,但基本没有作品激起水花,问题出在哪里?

  李淼:其他作品都没有达到这个水平,《流浪地球》的视觉效果以及讲述故事的方式都是非常成功的。特别是视觉效果,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林天强:我认为国产科幻电影成为“爆款”的关键,是信心、生态、资源、制作、营销。没有收获很好反响,一定是这五个因素当中某个或某些因素没有做好。例如在硬核故事、制作工艺方面,影片没有科幻感;又如业内外没有建立中国科幻的信心,当东方脸以主角身份出现在科幻片中,大家会不适应。

  孙俊杰:我们缺的不是技术、剧本,在《流浪地球》之前,我认为最缺的是信心。资本市场对于科幻作品,特别是重工业严肃题材的科幻电影能不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可,有非常大的怀疑。不但投资方怀疑,一些科幻小说的创作者甚至普通观众都非常怀疑。没有这样一个成功的先例,以至于整个圈内人感觉都非常悲观,这就导致了恶性循环。

  拍出来先满足中国观众

  南方日报:大家谈到拍科幻片,经常会强调本土化,您怎么看?

  林天强:科幻电影是基于科学想象之上的电影创作,科学是一个共同体,没有东方科学和西方科学之分,拍科幻片同样没有东西方差别。这次最大的区别就是主创不同,操盘手换了。

  刘慈欣小说里所建构的世界,不分中国或西方科幻。郭帆导演改编后的故事,同样没有东西方差别,是灾难中成长的经典的英雄故事设置,电影也突出了拯救地球过程中的国际合作。希望今后科幻片也没必要强调这是中国的科幻片,中国人能够拍给世界看的科幻电影,当然还需要一个过程。

  孙俊杰:郭帆导演受访时说,他拍出来的东西要先满足中国观众。想想很有道理。有很多美国大片为讨好中国市场,安排了中国人的角色,但多是没有情感的科学家形象,说着生硬的普通话,这样的“国际化”没有必要。在我们的科幻片当中,可以去大胆畅想,去呈现。至于人性,归根结底是共通的,所以我觉得不必太过计较国际化的问题。

  打破类型题材的相对固化

  南方日报:若从大环境角度分析,如何解读《流浪地球》的爆红,它对中国电影带来怎样的影响?

  林天强:首先,提振了信心。之前鉴于没有成功先例,从投资方到制作者、观众,对中国科幻电影都相对谨慎,《流浪地球》之后,创作者可以挺直腰板说,中国可以做科幻电影,而且是硬科幻电影。第二,改变了产业生态。中国电影产业发展迅速,但不管类型题材还是利益结构都相对固化,没有给科幻留出足够的空间,《流浪地球》形成的效应是资本会认可中国的科幻类型,电影生态、利益结构、资源分配都将发生变化。这会进入一个良性循环。很多科幻圈朋友说,《流浪地球》至少给科幻领域带来五年的好年景,要抓紧这个机遇,多出作品,快出作品,要出好作品。我也说过,《流浪地球》是中国电影工业升级换代的一个仪式,重工业电影时代到来了。

  南方日报:近年,科幻热兴起,就电影来说,也从以往的“回望过去”(古装武侠片),到现在的开始“面向未来”,您怎么看这样的变化?

  孙俊杰:我觉得这与国家的经济和科技发展息息相关。我国在经济文化等领域都蒸蒸日上,大家充满了豪情壮志,才会在社会上产生一股对未来充满憧憬的“科幻热”。

  拍科幻片切忌一拥而上

  南方日报:“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真的来了吗?

  李淼:我非常肯定这点。我相信它会带来一批科幻大片的出现。影视圈和资本方看到《流浪地球》这么成功,很多人都跃跃欲试了。

  林天强:“科幻电影元年”本应是史论概念,不管是电影史或者科幻史。在我看来,近年所谓“元年”是被当做一个营销手段或是吸引人眼球的方法。是不是“元年”,要看未来是否连续出现好作品,资方是否持续投资拍摄科幻。而当我们非常扎实地基于科学地关心未来、讨论未来,讲述面向未来的故事的时候,哪年是“科幻元年”也就不重要了。

  孙俊杰:科幻小说是最难改编的题材。我们在历史、武侠、玄幻等题材有很多积累,但大家不知道怎么去做科幻。《流浪地球》给我们开了一个好头,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流浪地球》的成功,不仅在于影片本身,更在于培养了非常多的从业人员,也积累了很多的素材,从这个意义上,确实可以说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我担心的是,《流浪地球》让人产生不切实际、非常美好的幻想。万一在一两年内没有好的作品出来,大家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我希望尽量调低期望值,拍摄科幻大片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不要一窝蜂去拍科幻片,希望与热爱科幻、志同道合的人合作,潜心去想怎么把最精彩的东西呈现出来。

  南方日报:如何进一步提升国产科幻片的品质?

  李淼:除了《流浪地球》这样以视觉效果以及故事取胜的电影,我还希望出现像《黑客帝国》《2001太空漫游》这样更有思想深度的优秀科幻电影。我相信,像《流浪地球》这样的电影以后会出来好多部,但是要有一定的思想可能还需要一定时间去沉淀。

  林天强:希望借着科幻电影的东风,更多国产科幻片能得到资本的支持,把《流浪地球》系列打造成功,同时推动中国故事、中国神话、中国传说的科幻化。

  孙俊杰:科幻电影和小说的创作差别非常大。小说可能更多地探讨人内心的纠结,但对科幻电影,观众还是更想看到波澜壮阔的大特效、大场面。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创作者在目前这个阶段要尽量收敛一点自己内心的一些科幻想法,尽量把最好的画面,最火爆的东西提供给观众,再把这个市场慢慢培育起来。

  ●南方日报记者 刘长欣 毕嘉琪 王腾腾

  ■链接

  广州一中校友是《流浪地球》的编剧之一

  从中学起就迷恋“非现实”

  《流浪地球》作为国产科幻电影,以现实世界作为入口,对未来展开了看似离奇而又合理的想象,不仅将科幻小说成功搬上荧幕,还以全新虚拟的“世界观”征服了观众。据悉,《流浪地球》由8人编剧团队完成,其中就有毕业于广州市第一中学的广州80后编剧严东旭。近日,南方日报独家采访严东旭,揭秘电影背后的创作过程。

  《流浪地球》是一部目标明确的商业科幻大片,因此需要更多核心创意人员去确保整个故事的创意,保证每个剧情点都经得住市场考验。严东旭说,编剧团队在修改每一稿时,基本上每一句对白、每一个场景描写都会经历一次迭代。创作过程中也使用了“科技手段”,引入一个专门的编剧软件来支持线上协作,不仅能统计各个角色的对白、统计场景的数量和日夜场时间,给我们提供辅助工具去画出不同角色的情绪曲线,从而让剧本的最终呈现更加科学。

  “科幻编剧”是如何炼成的?严东旭坦言,对年轻的一代来说,生活里本身就已经有了科幻的土壤,能从不同的动画片、电影中获得无穷的想象空间。在广州一中读书期间,严东旭把各种文学作品读了个遍,包括金庸所有的武侠小说、玛丽?雪莱的《科学怪人》等科幻小说。“在此之前,我的底子更多是从看希腊神话和中国神话得来的,我从很小就开始看这些跟现实脱钩的东西,被这种五彩斑斓的幻想世界吸引,所以一直钟情于非现实主义的领域。”

  未来科幻创作的“兴奋点”在哪里?

  南方日报

  像太空题材未来肯定还会有,我觉得,量子力学可能会成为一个热点,如量子通信、量子纠缠等。生物科技发展速度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快,而且涉及到伦理层面,不如太空类等题材更容易打开想象力,也更适合电影化呈现。

  李淼

他知道,肉身在这一刻才称得上是完美无瑕,不再含有丝毫杂质,地上掉落的黯淡碎骨和黑暗血肉就是被去掉的糟粕,他的骨骼,坚硬到堪比神铁,五脏六腑,通透晶莹,血液流动于其间,散发着生命活力。两名巫老都很不凡,一人手持石盾,上面布满裂痕,像是随时都要碎裂,青衣女子的这道攻击太可怕了,哪怕是羽化期修士都会在瞬间神识俱灭,然而石盾却抵挡住了那道可怕的杀机,并未因此破损。可叫归叫骂归骂,千手妖王也不是傻子,当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失去了触须尖尖后,他也长了一个心眼,每次面对杨立他们的时候,他的腕足都是收纳在身前背后,决不会再给杨立任何伤害他的机会。

原标题:过去两年印度野生虎数量减少237只